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晋夫子的博客

只以笔爱好,不以笔作家。以文会友,结交天下。

 
 
 

日志

 
 

我与活佛在一起【晋夫随笔】  

2010-11-04 13:47:23|  分类: 随笔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活佛在一起【晋夫随笔】

 

文/晋夫子

 

 【题记】他是自藏传佛教向内地传教以来,藏传佛教在藏区以外地区,由布达拉宫大昭寺亲自认证的第一位活佛,他是藏传佛教藏佛洞500年以来有资格进洞闭关的第一位活佛,他是建国以来由国家以文件方式认证的第一位活佛,他不懂藏语,不会说藏话,却能咏诵所有的藏经。他难倒了潜心研修藏经的诸多著名经师,他在布达拉宫大昭寺的讲经说法赢得了满堂喝彩。他出巨资用自然岩石雕刻《大藏经》,他的功德无上无量。他被一层神秘的面纱所笼罩,充满了匪夷所思的奇异。

 

 活佛一词,在我来讲,听得很多,见得很少,充满了神秘莫测。我虽然信佛,但对于宗教的佛学来讲,没有研究,知之甚少。

 2010年7月,一次偶然中的必然机缘,使我结识了一位内蒙古草原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他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他是一位藏传佛教十三世真身转世活佛。能够遇到活佛,能够和活佛在一起生活工作一段时间,用宗教的语言来讲就是:缘分。

 他的法号为慈诚加措仁波切,蒙古人,奇姓,成吉思汗乞彦部落族人后裔,祖居在内蒙古鄂尔多斯乌审旗(乞彦部落原居地)。奇姓,是蒙古草原上的贵族,一直以成吉思汗铁木真黄金部落的嫡系子孙为荣耀。

 这位刚刚步入不惑之年的中年汉子,他的人生经历,他的创业经历,他成为佛学宗师时那神秘莫测的传奇经历,经朋友口述,我将信将疑。怀揣着种种疑团和迷惑,开始了一段揭开神奇面纱的旅程。

 活佛的家,没有传说中的富丽堂皇,也不是想象中亿万富翁的别墅,是那种较为普通的平房,只是在修建上比一般砖混结构的平房在材料使用上更考究了一些。由于地处寒冷地带,其墙体和屋顶都是用了厚厚的保温材料,真正做到了冬暖夏凉。廊檐被长长地伸出了大约有六米,采用塑钢门窗和保温屋顶把这块空间包裹起来,形成了一块九间房子大的空间,这里被作为了接待大厅的客厅,其中陈设了娱乐台球和健身器械。靠活佛居室和佛堂一边的屋顶挂满了色彩斑斓的哈达,地面陈设了紫檀木的家具和沙发,陈列架上摆满了各种古董和佛教纪念品,内庭设有活佛坐床,是接待宗教人士的地方。靠客室一边,屋顶没有了各色哈达,地面陈设了红木家具和进口的真皮沙发。两块布局将生活娱乐区和宗教活动区严格区分开来。

 院子里的铁笼里养了四条大藏獒,其吼叫声,震人耳鼓,摄人心魄。据朋友讲,这几条藏獒都不满一岁,但是,看到藏獒脖子里雍起的长长厚厚的狗毛,连同那硕大的头颅和张开的血盆大口,就像狮子一样,看了使人不寒而栗。

 傍晚,在朋友的引领下我第一次见到了现实生活中的活佛,年龄约四十周岁,中等偏矮一些的身材,留着美髯公的大胡子,两耳大而垂,很胖,挺着一副硕大的肚皮,笑容可掬。

 见面一握手我就笑着说,吔呵,弥勒佛嘛。

 活佛只是谦逊地微微一笑。

 正常的家庭晚宴,没有酒水,只有大盘的牛羊肉和精制的奶茶系列,我又一次品尝到了马背民族那独特纯正的炒米奶茶手抓肉。身居闹市却能品尝到草原深处的牧区才能享有的口福,实出我之所料。活佛亲自上手,将一小块羊舌头、一对羊眼睛和一块羊头肉放在了我的碗里,我知道,这是草原牧区蒙古人招待尊贵客人的最高礼节。晚宴,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进行。

 吃罢晚饭,在活佛和朋友的引领下,参观了活佛的卧室、会客厅和庄严的佛堂。在会客厅的一处,我注意到了一尊汉白玉雕成的佛像,我惊奇地问朋友道,这不就是活佛本人嘛。我的朋友说,这原本是别人送来的一尊弥勒佛像,他看了后就找来工匠,把弥勒佛下颌脖子里的一块肥肉给改雕成了胡子,弥勒佛的面部基本没动,就成了现在这座活佛的佛像了。我的朋友是珠宝行业的专家,经他的手整出来的东西那肯定没错。

 活佛很风趣,也很幽默,非常懂得如何与知识分子打交道,一席趣话,拉近了我们彼此语言交流的距离。信步游缰的交谈中,我们又回到了客厅的餐桌上。

 前面晚宴时的一套食品已被撤下,换上了一大盘热气腾腾的手抓羊肉,碗筷和茶具全部换成了银器,餐桌上多了大约有十瓶活佛自己酿制的“寿蓉酒”,酒具是三个大约能盛三两酒的金制酒碗,分别摆在了我们三人面前。对于内蒙古大草原我是非常熟悉的,其礼节我也非常清楚,高档的餐厅,豪华的家宴,草原深处的牧区家宴我都参加过,也会唱那金杯银杯的《祝酒歌》,但能够端起真正的金杯,这还是头一次。诚惶诚恐无以言表。

我与活佛在一起【晋夫随笔】 - 晋夫子 - 晋夫子的博客

 活佛的夫人为我敬上了一条洁白的哈达,端起了桌上那盛了满满的一碗酒的金杯,唱起了我非常熟悉的、内蒙古著名的民族歌曲——《祝酒歌》,奇夫人一边唱着,一边双手高高地将“金杯”举过了头顶献到了我的面前,我立即站了起来,双手有些颤抖地接过了“金杯”,敬马背民族朝圣地长青天,敬养育了马背民族的土地,敬自己祖先福修的恩德。按照蒙古族敬酒的礼节,我以无名指在金杯里沾了些许酒,结合者大拇指弹向了天空,弹向了地下,最后在自己额头上长长地抹了一下。这在内蒙古的饮酒风俗中有个讲究,就是以无名指沾三下酒,弹两下,抹一下。当然,在一般场合中,这种喝酒方式也会伴有许多技巧。奇夫人一曲唱完,我一仰脖子就把这碗就给喝了,并将金杯的口向着众人展示了一圈,以示我已经喝干了。坐在一边欣赏的女眷们,对我的表现给予了热烈的掌声和喝彩。

 趁着奇夫人为我敬酒的空当,活佛回了一趟佛堂。

 只见活佛抱着两个卷轴又回到了酒桌上。活佛双手举起了一条金色的哈达,口里念念有词地祷告了一番,亲自将将哈达戴到了我的脖子上,又端起桌上盛满的金杯,继续祷告了一番,将金杯敬到了我的面前,我恭敬地接过了金杯,敬天、敬地,在自己的额头上抹一下——敬自己,然后一仰脖子喝了。活佛从怀里掏出了两张印有自己半身像照片和真身的名片和一串金黄色的佛珠,继续祷告了一番,然后亲自将佛珠给我戴到了脖子上,又把名片递给了我,我双手恭敬地接过了名片迅速地欣赏了一下,就放进了我的钱夹中。这时,活佛双手举起了那两幅卷轴,只见旁边围观的女眷们,双手合十地匍匐在了地毯上。活佛十分庄重地对我讲,这是他从佛堂里摘下的两幅唐卡,一幅绿祖母,一幅财宝法王,保佑我多多行善,多多发财。我立即跪地,虔诚地举起双手,从活佛的手中请回了绿祖母和财宝法王。

 这一切安排,这一切仪式和礼节,这所有的内容,都出乎我之想象。诚惶诚恐也好,受宠若惊也罢,这一切都容不得我有丝毫的犹豫和思考。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使我明白了自己此次内蒙古之行的责任之重大,以及活佛对于我所寄予的厚望。

 

 

 失去了家庭的温暖,没有了经济支撑,十三岁便失学流落江湖,居无定所,颠沛流离,过上了流浪者的生活,打架和下酒馆成为了他少年生活的全部。惹下事处理不了,就去求眼前这位从事珠宝和古董生意的“大哥”给出钱了断,被公安局逮进拘留所,又是这位“大哥”出钱把他给保出来。

 同情于他的生活无助,同情于他少年的悲惨,长期施与相助,给予他最大程度的关怀。于是乎,他把这位本来与自己毫不相干,却能体贴和相助与他的大哥,在内心深处已经看成是自己最亲的亲人。

 十五岁的他,已经成为了家乡有名的混世魔王,他走遍了整个内蒙古,他的足迹已遍布大半个中国。复杂的经历,以及丰富的社会阅历,为他今后的生活及人生道路,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一晃几年过去了,十九岁的他已经不再打架了,认认真真地和两位朋友开了个小煤厂,做起了煤炭生意。

 距离与眼前这位大哥的分手,已经有整整二十年了。

 二十年的沧桑巨变,他已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混世魔王,他已经成为了拥有几十亿资产的富豪。从小煤场干起,从小包工头干起,拥有了自己的建筑公司和房地产开发公司,也拥有了自己的“奇府纯粮”白酒厂,更拥有了自主知识产权的“芦丁宝”高端啤酒。

 说到他能成为真身转世活佛,他诚恳地说,自己信佛,但从未想到过能成为活佛。这一切都是:随缘。

 记得十五六岁那年,有一位喇嘛给他了一个符和一个锦囊,并嘱咐他妥善保存。对这些物件并未十分在意的他,便随手揣进了衣兜。近二十年过去了,那个符和那个锦囊早已不知去向。

    内蒙古六十周年的庆典上,他再次被当年那位法师找到。

 诵经,认证,闭关,做法。开始了他全新的活佛生活。

 

2010年11月3日草于内蒙古锡林郭勒

[注]未校对,未修改。

 

 

我和活佛在一起(一)【晋夫随笔】 - 晋夫子 - 墨益斋

 

[自拍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1587)| 评论(1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